中老铁路对接中欧班列,四川迎来更多拓展海外市场新空间机会 这条亚欧大陆通道越走越“宽”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3-01-06 15:52 浏览:
【字体:    】
分享到:

1月3日凌晨,中老班列(攀枝花)顺利抵达老挝万象。几天前,在万众瞩目中,它从四川攀枝花火车站出发。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作为新成昆铁路开通后,首列以火车整列形式组织川货出川的国际货运班列,这趟中老班列(攀枝花)以直达的方式向东盟国家出口货物,标志着从东南亚经攀枝花至成都,到我国西部及欧洲距离最短、效率最高、运行最稳的国际铁路通道全部打通。

北上成都连通中欧班列直达欧洲、南下昆明直抵东盟,一条更大范围联通亚洲欧洲主要经济体的新亚欧大陆通道正呼之欲出。

意义重大

从物流通道向经济走廊进阶

“老挝万象南站虽然是中老班列的终点站,但它并不意味着是终点。”四川省港投集团董事长贺晓春细数中老班列的运行时刻表:1月3日凌晨抵达老挝万象,再通过接驳铁路或公路通达泰国、缅甸等东盟国家,相较以往公海联运方式全程将节约15天以上。

时间缩短、效能提高……已正式运行一年的中老班列“升级”,得益于不久前全线通车的新成昆铁路。成都铁路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攀枝花火车站原为上世纪70年代通车的老成昆铁路客货车站,随着新成昆铁路线通车,客运功能由攀枝花南站承担,既有的攀枝花站为货运站,负责办理集装箱、怕湿货物作业,承担开行国际班列职能。

各方更加关注的,更在于这条货运物流通道背后蕴藏的经济价值。当前,四川与东盟之间的贸易总额已占全省近20%,东盟已成为我省对外经贸最重要的增长区域。数据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四川对东盟进出口1380.7亿元,同比增长11%,发展势头强劲。

“四川作为工业大省,与东盟的互补度很高,抢滩布局中老班列,既是四川拓展东盟新兴市场的最大空间所在,更是服务国家开放大局的战略之举。”省政府口岸与物流办公室副主任张岩表示,从长远看特别是中老泰铁路打通后,中老班列也将迎来极大的外贸增量空间,有利于我省进口更多优质矿产能源资源和水果、粮食等农副产品,也为省内庞大的工业产品找到出口增量市场。

省贸促会会长黄莉则看到了中老铁路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将碰撞出更多的“火花”。“四川企业参与东盟国家基础设施、数字经济等领域的机会加大;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贸易便利化、电子商务等相关规则的推动下,四川进出口贸易将迎来倍增的机会。”

努力方向

谋划新亚欧大陆通道

“物流方案要抓紧优化调整。”前段时间,四川米仓南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运营部经理段新峰,抓紧组织10个集装箱量的物流运输方案,元旦节一过,一批货值100万元的瓷砖搭乘中老班列国内段从成都抵达昆明,再换成国际班列直抵老挝万象。

段新峰介绍,按照新方案,货物以内贸形式搭乘铁路抵达昆明,并直接在当地转国际班列出境。相较于过去通过公路+铁路运输模式,综合成本可降低10%左右。

不过,段新峰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在新一年的市场拓展中,抓紧开展中欧班列的物流运输业务,把东盟和欧洲一南一北两端市场串联起来,形成一个纵跨亚欧大陆的国际物流运输体系,全面拓展海外市场新空间。

这正是四川积极努力的方向。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主任、首席经济学家汤继强分析认为,新成昆铁路线正式运行后,不仅极大地畅通了攀枝花北上成都、南下昆明直至东盟国家的战略通道,而且随着中老铁路深入对接已运营成熟的中欧班列,经新疆阿拉山口等口岸出境抵达荷兰鹿特丹,一条更大范围联通亚洲、欧洲主要经济体的新亚欧大陆通道呼之欲出。

“随着国际国内铁路网络不断完善,叠加成都国际航空优势,多式联运新模式正迎来黄金发展期。成都正强势进入‘航空+铁路(高铁)’双枢纽城市时代,引领四川打造欧洲—东盟国际连接枢纽,我国西向南向开放门户正成为现实。”汤继强说。

着眼于当下,如何更快更好地推动中老班列扩能提质,贺晓春也在思考。“中老班列(攀枝花)的开行,是实现全省中老铁路等南向班列开行一盘棋统筹、一体化运营的标志性成果。”他表示,四川港投集团所属四川省陆海新通道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四川南向通道省级运营平台,将进一步统筹市(州)南向班列资源,更好满足川企川货出川的不同货运需求,确保全省中老班列运营和南向开放发展“一年有改变、两年大变样、三年有飞跃”。

一个最新动向是,该省级平台正深化与成铁局集团、成都市青白江区、成都市双流区等合作,谋划落地四川南向(中老)班列集结中心。(记者 陈碧红 王眉灵)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关闭?